新聞信息 > 行業信息 > 學術出版不可過度依賴補貼
公司新聞
行業信息
精彩書評
學術出版不可過度依賴補貼
發布時間:2018-06-20 05:38:44 發布者:周俊

  為了提高學術出版的質量,通過不同形式對學術著作補貼出版,越來越常見。但這類書在十幾年前是出版社不愿提及的,原因是這些獲補貼的書出版質量參差不齊。

  那么,有了“補貼”的學術出版該怎么做,才能既保持出版特色又不失學術出版水準?中華書局探索出的“有所為有所不為”出版思路,不僅沒有減少經濟效益,反而使出版與學界關系更為緊密。

  “補貼”雖好但不能照單全收

  作為古籍整理與學術出版重鎮,每年中華書局都收到不少學者希望在此出版補貼類書的請求。為此不少人認為,中華書局“發財了”,至少一年幾百萬元純利潤入賬。

  真的如此嗎?中華書局總經理徐俊給予否認。他對《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說:“在中華書局的產品結構中,一般補貼類書的占比非常小,我們一直在有意識地控制一般補貼類書的立項。接受出版的前提,首先是書稿質量。其次是必須符合我們主業方向,有助于中華書局形成以古籍整理和學術著作出版為核心的產品結構。”

  不照單全收,讓中華書局保持出版特色又不失學術出版水準。早在十幾年前,中華書局曾以“斷腕”療法自救。2003年,和其他出版單位一樣,每年中華書局出版的補貼圖書也有上百本之多。補貼類書缺乏完善的選擇機制,質量良莠不齊,給出版社造成了出版資源浪費、編輯功力荒廢、品牌特色喪失。中華書局開始實施“回歸主業,重塑品牌”的戰略,對所有立項補貼類書進行了集中清理,清退一般補貼類書100余種,遴選有較高專業水準的圖書組成叢刊,與大家名家著作以相區分,形成層次。“有的書已經簽訂合同甚至已經排版,但因為明顯超出我們的主業范圍,我們還是決定撤項,終止合同,賠付違約金,這一度讓一些作者很不高興。”徐俊回憶說。

  學術著作出版在質不在量,更在與自身品牌、主業的契合。近10年來,中華書局每年承擔大量“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國家社科基金后期成果文庫”的出版,經過學術篩選程序,入選圖書的學術質量和影響力越來越大。此外,中華書局立足于與全國高校特色骨干學科的合作,推出了一批學科專業、研究精深的最新研究成果,如“北京大學中古史研究中心叢刊”、“復旦大學文史研究院專刊”、南京大學域外漢籍研究所主持的“域外漢籍研究叢書”等等。

  那么如何對待一般學術補貼書?“我們考量的標準主要是:符合出版定位,重視專題研究,強調原創性,全局總量控制,概括起來說就是出版門檻和學科細化。”徐俊說。

  分層次出版向品牌要效益

  理性對待補貼類書,杜絕“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其結果讓中華書局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收獲顯著。

  記者了解到,對于在文史哲領域有重大傳承價值的大家、名家著作,中華書局強調體系、套系建設,以此形成學術出版與古籍整理相互照應的局面。近10年來,中華書局出版了涵蓋文史哲各傳統人文學科一大批杰出代表學者的全集、文集和著作集,如黃侃、孟森、朱希祖、顧頡剛、容庚、唐長孺、王仲犖、王叔岷、陳夢家、王力、啟功、王鐘翰、何茲全、黃永年、陳鼓應等,近年又開始新版馮友蘭《三松堂全集》、《朱光潛全集》、《梁漱溟全集》的出版工作。這些篇幅巨大的學術著作集成,中華書局不但要付出巨額的著作權使用費,有的還要支付整理費,很多項目甚至是由中華書局編輯部主持或者深度參與整理編撰,歷時十數年才能完成,猶如徐俊所說“這類書沒有補貼我們也要做”。


  中華書局有一套嚴格按照國際學術通例審查入選的學術叢書“中華國學文庫”,其中閻步克《服周之冕》、辛德勇《建元與改元》、包偉民《宋代城市研究》等都一再重印,葛兆光《宅茲中國》已經第11次印刷。這些圖書在徐俊看來,是各學科具有前沿水平的學術著作,內容質量決定了市場的長久生命力。

  補貼出版應是越精越好

  徐俊認為,“學術出版不可過度依賴補貼,但學術出版的空間依然很大。”

  滿足學術著作包括一般補貼類書的出版需求,可以說是出版服務于學術的一個主要途徑,也是出版單位聯系學者最直接的渠道。對于一些補貼類書的舍棄,會不會影響出版社與學界的關系?

  對此徐俊認為,學術著作的出版包括一般補貼類書,作為出版者首先要思考的是我們能為這部著作做什么?補貼類書尤其不能滿足于“出”,出版者要盡其所長,增加編輯含量,提高書稿質量,打造學術精品,達到服務學術的目標。另外,要特別關注那些“十年磨一劍”的學術成果,積累學術基本書。除了學者個人專著外,還可以從更大的學術需求出發,策劃學術系列圖書,如中華書局近年出版的著名學者“學人日記”系列、“年譜長編”系列、“編年事輯”系列,還有海外學者著作系列等,都產生了很好的學術反響和市場效益。

  優秀的學術著作以其獨特的內容優勢,也具有可觀的市場潛力。中華書局近幾年出版的一些暢銷書、常銷書,其實也是高質量的學術著作,如李零《兵以詐立》、葛兆光《想象異域》、孫機《中國古代物質文化》等等。徐俊說:“關注學術動向,了解學者優長,提供優質服務,擴大學術影響,優化學術出版環境,與學術界形成良好的互動關系,可以說是學術出版者的基本功。”

  “學術出版是出版的高地,補貼出版只是一種客觀存在的方式,不是學術出版的主體。補貼出版不是越多越好,而是越精越好。”今年年初,中華書局重組了學術出版中心,包括《文史》《中國出版史研究》兩個期刊編輯部和學術著作編輯室,以聚合學術出版資源、建設學術出版產品體系為目標,開始了新一輪學術出版的探索。在中華書局人看來,保持出版特色又不失學術出版水準,這是百年中華書局始終追求的出版之路。

    (記者 章紅雨 孫海悅)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地址:四川成都市光華村街55號.郵編:610074.新出網證[川]字015號.蜀ICP16029268

川公網安備 51010502010116號

澳门bbin电子游戏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 抢庄牌九网站 郜林 mg4377登录地址 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20万投资什么稳赚不赔 稳赚包平特一肖三期公式 真人棋牌娱乐排名 天津时时提前开奖的 手机版三公游戏赢现金